當計畫書送到DOH以後,終於可以緩一口氣,該是清一清積壓在桌上的公文了。


壓力解除以後,整個人的動力也忽然消失了。真是糟糕啊。


之前忙得時候,每晚看日劇當作排遣壓力。


現在輕鬆了,還是每晚看日劇,總是要趕些進度嘛。


難怪許老頭會說我在浪費生命~


恩,還好吧~有這麼嚴重嗎?浪費生命?


原本交接出去的工作,又要接回來了,而且是有時效性的工作。唉~~~


不能常喊「唉」~不然,心情容易不佳~


許老頭旋風回台兩週,跑了四個地方。希望,下半年的工作地點可以有著落。


聽到國中導師的消息,國中回憶立刻湧上心頭。


高中聯考放榜以後,老師找我出去「喝咖啡」,跟我說了一下午的故事,多半是他以前帶的學生的趣事。一直到最後,拿出一本書送我,劉墉的超越自己,才說,看到我他就放心了。其實,我早就知道老師的苦心。而我也沒有想像中得那樣好勝,當考完就知道自己「失常」,放榜以後,躲起來大哭幾次,給自己找了幾個好理由,心也就放開了。


一直非常感激老師。至少,我的國中生活,除了唸書以外,還有許多精彩的回憶。暑假,老師帶著全班去搭最後的北淡線。週會,老師會教大家唱歌。一次模擬考以後,又帶著大家上陽明山散心。雖然,課業上還是避免不了竹鞭教育,但還是過得很快樂。


@ 李蓉老師,謝謝你。


@ 現在想想,高中聯考應該是我人生的第一次挫折。但是,這次挫折沒帶給我更積極的人生,反而是誘發我生性懶散的一面~哈。就是常常偷懶,時而有電時而沒電。


@ 可能就是因為生性懶散,念完碩士之後,就沒想到要繼續念博班。雖然喜歡做實驗,但是,我就是沒法像許老頭那樣對研究充滿著「熱忱」。因為常常沒電啊~哈。


研究真的需要「熱忱」。


現在有很多頂著博士學位的人,沒辦法在研究上有所展現,也不願意花心思在非研究的工作上,找不到自己工作的核心價值,卻又常怨天尤人。枉費國家花了多少錢栽培這些博士。五年五百億,真的應該花在基礎教育上才對。
也難怪「齊藤太太」在日本可以得到共鳴。台灣也是需要的啦。


ㄟ,好像又變成發牢騷了~該去看日劇了~

ningy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