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年的最後一天了,照例要來個年底回顧。

說真的,對我而言,2006年算是渾渾噩噩的度過了。沒有大悲、沒有大喜。大部分的時間就是這樣地消逝,而臉上的紋路卻是愈來愈明顯。工作像是在養老,雖然鬱悶氣憤的時間不少,但覺得挑戰性不大,動腦的機會不多,倒是有公務員心態的傾向。

也許是工作的關係,每天將近3小時的通車時間,回到家以後,完全不想動,相對的,找人吃飯的動力也減少許多,也沒特別去逛街發洩,可是,錢卻沒存到多少。同事笑稱,我是拿竹南的薪資水準卻是在台北生活,所以存摺難有起色,也許吧~~~誰知道。

一月:
在休士頓倒數,進入2006年,可是許老頭卻把我一人丟在家裡,跑到lab做實驗去了,我強烈的懷疑,他在lab有養「東西」!

農曆年前回到了台北,開始米蟲的生活。

二月:
面試了兩家公司,可是我大部分的時間卻是窩在家裡吃飽睡、睡飽吃的模式,像是要把這幾年來睡眠不足的時間補回來。連爸媽都要受不了,直接問我要不要幫我介紹工作。

三月:
開始振作起來,到舅舅家當義工。恩,當義工也是有好處的,月底就得到了新工作。因為沒工作,在吃老本,所以,我的休閒活動大半是免花大錢的走路運動。

四月:
又開始通勤生活,本來想說,如果沒有好的工作,我就要到美國當個台傭,還好!
家裡重新裝潢。

五月:
上班以後,開始想念起無所事事的日子。

六月:
生活中有新的玩意兒,和Bibo一起學salsa,salsa music開始裝滿我的小紅(iPod),通勤時間伴我淺眠。

七月:
工作才滿3個月,卻像是做了半年之久。除了salsa以外,我的週末又有新的活動,台北古蹟導覽。

八月:
借居別人家的日子終於結束了,搬回裝潢好的家中,才發現,我的記憶是從國小一直堆到現在,捨不得丟棄。

九月:
經過暑假各研究單位的巡迴後,我發現,原來我有當salesman的潛力,見人說人話,見鬼說鬼話,姿態可高可低,為何以前都沒發現?
salsa與古蹟導覽佔據了我的週末,滿充實的!

十月:
許老頭回台灣換簽證,我們跑去峇里島度假,我放了11天的假,真是幸福~只可惜回到工作崗位後,就是一連串的鳥事,算是報應?

十一月:
心情極度不佳的一個月,幾乎每天都會被氣到半死,開始懷疑自己躁鬱症的傾向愈來愈嚴重?是怎樣?就是有人做事不是推給別人,就是發請辦單給別人做?我的標準是太高了嗎?(完蛋了,連想到就會生氣!)

十二月:
兵荒馬亂的一個月,準備年底的結案報告外,還要應付一堆奇怪的會議,這些會大部分都還是臨時接到通知!原來,真正有公務員資格的人,都是這樣辦事的!29日當天,我還連趕兩場會議,從A會議被call到B會議,看來,住在台北的好處之一,是可以機動性的被調度。

恩,開完會的下午,打電話回辦公室報告重要會議結論後,得知敝單位被院長念了一頓,頓時感到不知道自己在這邊為誰辛苦為誰忙?無力感兩千萬分~~~我們所做的一切,因為一封PI complain 的email而遭到質疑!愈想愈氣,要嘛,大家一起擺爛啊,你們這些PI也不用玩下去了,你們能到哪個單位呢?中研院?學校?

2006年要結束了,我不應該帶著負面的情緒度過2006的最後一天,這一天,我得在家趕工,2007年1月2日那天還有一堆要交的報告,月報、期末報告、作業計畫、簡報‧‧‧

我已經知道2007年的開始是個忙碌的開始,只希望,我不會因這些忙碌而生氣!

這是新年最微小、最卑微,也最難達成的願望!

ningy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