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 手上一本計畫書雖然已經拖了近半年了,但是從正式接手修改算起,應該是「只有」兩個月。兩個月,主要內容都改的差不多了,可是東西卻還在我手上,遲遲無法陳到上頭。因為其中一個章節,本來想用一句話打發,可是看了別人家的計畫書,發現不能這樣做,只好重頭想過,但腦中卻只有一堆的小句子,無法具體呈現。昨天晚上入睡時,回味著日劇情節的同時,忽然想到這本計畫書,愈想愈害怕,7月都過了一半了,愈想睡就愈想到計畫書,就......失眠了。

@不知道是因為受了魚乾女、還是天氣太熱,抑或是昨天失眠的影響,中午在7-11的冰櫃中看到Ashii果汁氣泡酒,忍不住拿了一罐,想說下午要來喝。付了錢後才想到,我是那種喝一口啤酒臉就會紅很久的人,在辦公室喝好像有點過火~整個下午,只好不斷著看著它,看能不能讓我文思泉湧,早點弄完計畫書。

@除了千秋王子,最近又愛上了高野ぶちょう不囧。比起王子來,ぶちょう不囧比較貼近真實生活。魚乾女的生活啊~真是讓人熟悉,因為,因為,因為我的房間也是那樣的。誰會回到家還穿著上班穿的衣服啊,當然要換成家居服啊(ㄟ,我老妹好像就是那種洗澡後才換睡衣的人???)。傻宮有後廊可以休息充電,我是有客廳的單人沙發讓我頭下腳上躺著變魚乾。當然,我的後盾還是老媽大人啦,如果是ぶちょう不囧就更完美了XD。

@放長假的那段時間,在美國許老頭家打混。雖然只待了一個半月,不過,我猜許老頭應該是恨不得我趕快回台灣吧!因為,他客廳的一半被我的行李霸佔,有幫別人買的東西,有穿過的衣服,有帶過去的DVD片子,恩,應該說,我生活上的東西幾乎都放在他的客廳。他的書桌也是一樣,同樣被我的小黑、燒錄機、外接硬碟等等我房間書桌上的東西所霸佔(好像我把我的東西都搬過去一樣?沒有啦,只有必需品而已)。他每次都要我把東西放在櫃子裡,不然就是放整齊一點,但是,放在櫃子裡太麻煩了吧,那麼小氣,放一下又不會怎樣,太整齊,有時候反而找不到東西。不然就是要我打掃房間吸地毯,唉,那個地毯的顏色又不容易顯髒,有什麼關係啊。我才待多久啊~懶得理他說。而且那時我是失業的人耶,失業的人就是要放鬆啊~恩,就是因為是失業的人寄住在他家,只好每晚幫他煮晚餐順便包便當,當成謝禮~

@這樣看來,許老頭跟ぶちょう很像?才沒有咧~許老頭嘴雖然也很賤,但是沒我快!哈。而且,ぶちょう那麼帥,不論穿西裝、運動服、甚平、還是睡衣,都是一樣帥啦~許老頭才比不上呢~~~

ningy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