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12月中旬開始,幾乎每天都過著兵荒馬亂的生活。完成96年度的作業計畫、彙整95年的成果、準備97年的計畫摘要書,開會、開會、開會,簡報、簡報、簡報。中間在穿插著零星的結案報告、成果簡報。在辦公室裡,一通接一通的電話,撥出去、打進來。

原本預定的進度,就這樣被緊急來的電話、公文給打斷。

和辦公室的某人不合,三不五時對方就要來fight back一下,我當然也不會安靜的處在挨打的地位,免不了又是一番唇槍舌戰。

回到家,也不得閒。因為搭交通車,不願意加班,只得回家繼續工作,接連著幾個週末,就是被公文、工作壓著,窩在電腦前奮戰。

靜下來的時候,卻忽然發現,不知道自己到底再忙些什麼,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完成了些什麼。就像期末考前的抱佛腳,考完後看到發還的試卷,完全想不透自己為何可以寫出答案來。

每天就像是抱佛腳一樣,想盡辦法完成手上的公文,然後,在心裡面,丟棄。

因為忙碌,情緒起伏也變的忽上忽下。

工作的本質,並不困難。難是難在「人」。

聽到一句話,心有戚戚焉。「那些在實驗室/研究室的PI/老師們,日子久了,都以為世界是以他們為中心在運行」。是啊,在這裡可以深刻的體會。上至院長,下至剛入行的PI,甚至是行政老鳥。我真的不知道在這裡工作是多麼的崇高?高到對任何人說話都要客客氣氣,以免不小心踏到地雷,吃不完兜著走。

主管機關辦的兩場會議,讓下屬單位人仰馬翻,但當我面對那位承辦人員時,我竟然一直跟他說,「謝謝,多謝幫忙,麻煩您了」,內心卻是拿著刀一直砍他。已然形成人格分裂。

有人說我面對這場七零八落、被委員說重話的會議時,我的EQ很好,抗壓性高!我想,我真的快要瘋了,這完全不是我的風格、我的本性~EQ好?許老頭可能是第一個跳出來說「不可能~~~」的人。

真的連安排旅遊行程的力氣都沒了,以往在出發前一個月,我都已經在心中畫好藍圖,安排好幾個必訪景點,等著遊玩。但是,這次卻連上網搜尋的時間、精力都沒有~~~心思、精神全被工作佔據了。好難過喔!

算算可以鬆一口氣的時間,要等到4月以後了,看起來好久,但是,忙起來的時候,時間,卻是完全的不夠用。

25日中午,有三份不同的簡報要due,其中兩份已經完成草稿,等上天跟DXH承辦人討論後,應該就可以結案。還有一份完全是空白,已經畫好架構,卻一直不想動手開始,等我清醒吧~~~

ningy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