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的,匪諜不可怕,只要行事小心點,不會傷到自己。
可怕的是,腦殘的人,而且想避還避不開!

X博士有這麼簡單就放過我嗎?
當然是,不可能

上週四交了簡報之後,沒接到他的奪命call,本想這應該算是告一段落了,
但是,星期五下午三點,又接到他的電話,(囉說一點,還原一下現場,當時是我正好離開我的座位,隔壁同事幫我接了電話,說是會請我回call。電話一掛斷,我的手機立刻響起,X博士完全等不及我回電話)劈頭第一句話就說,那個簡報啊,要寫講義稿,五點要交。
有沒有搞錯啊,我原本還想說,如果是簡報內容有問題,我一定會堅持不改,因為那是老闆核可的版本。結果,是要我準備講稿,不用說,當然是英文的。
我氣起來直接跟他說,中文的,20分鐘內可以給,但是英文的辦不到!
他說,那個是要給副署長報告用的,如果今天不給他,他沒辦法弄完,假日要加班,那不然,我假日也犧牲一下,趕快弄一弄。
副署長報告關我啥事啊,他又不是我的直屬長官,就算我弄好,也算是X博士的業績,跟我家一點都沒關係~X博士竟然敢要我加班!況且,我又不是只負責這個計畫,我自己還有其它的急件再趕耶。
最後我跟他在電話中僵持了一會兒,可是又想起大老闆的話,要客氣的跟DXH對話,只好按耐下可能脫口而出的髒話,憋著快要爆發的怒氣跟X博士說,我盡量,下班前會給他一份初稿。

其實,整件事最讓我生氣的事情是,他明明可以在一開始要簡報的時候,就請我們大家同時準備講義稿,可是他在交辦事情的時候,卻沒有事先規劃好,他的上司跟他要了什麼,他才很緊張的在往下交代。做為幕僚,本來就應該要設想周到,不是老闆點到哪,才做到哪。再者,我們是計畫執行單位沒錯,提供資料本來就是應該的,但是,不能每次都是要的這麼匆促,而且是反覆要同樣的資料。第二氣的事情是,他竟然用命令的語氣,要我做事。我們家與他們家並不是從屬關係,時間再怎麼急迫,還是要注意禮貌。最後,當我看到他彙整的簡報時,他竟然把標著我們家計畫名稱及執行單位的那頁簡報,放在整個計畫簡報的第一頁,當場一整個氣到極點,彙整不是簡單的所有東西放在一起就叫做彙整,彙整是需要消化吸收。我們家的計畫抬頭並不是DXH大計畫的抬頭,會這樣放,不就代表他這8個月以來,根本就沒有去瞭解整個計畫~

到下班前的這兩個小時裡,我邊跟同事樵他,邊處理手上的事情,邊弄這個計畫的英文講稿,最後是如期交給他了。

結束了嗎?並沒有,今天上午9點整,又接到他的電話,他想要我寫更詳細的簡報內容給他,不過我裝作聽不懂,他只好在電話中就著我的簡報一項一項的詢問。X的,我的講義稿他根本沒看,他想要的東西其實我都寫了~更。

今天知道南部醫學中心(計畫執行單位之一)的窗口也超級不爽這次事件,聽說已經跟他們的大老闆反應,計畫在期末報告時參上X博士一筆。至少,不是只有我overreacted。

間諜真的不可怕,小心一點不會傷身。
跟腦殘的人一起做事,還無法切割,才是最恐怖的事情。
不知道他何時會來跟你討東西,加上通常都很難溝通,不知道他會盧多久
傷心又傷身,細胞不知死了幾億個。

小心,腦殘就在你身邊!

ps.照片是福德坑垃圾焚化場,10月初的一個研習營活動課程之一。

ningy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x1215
  • 有句話這樣說的:錯誤的政策比貪汙還恐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