端午節連假,和許老頭走了一趟北海岸。

沒有了飛碟屋,感覺好像少了點什麼。

記憶就是那麼奇怪,當飛碟屋只剩一片平地時,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它確切的位置,將記憶中的殘像隨便安在哪塊空地,都好像是真實的。

不到一年,老梅海邊的景觀咖啡店像是老了十歲,也許是海風真的太強勁。不想做比對,相機也就不拿出來了。

假日的金山老街,沸沸揚揚,老街好像是鴨肉的代名詞,幾乎每個人都在努力的搶座位、搶鴨肉。

我一直以為野柳已經是個沒落的景點。

是我太無知。

直到走到了岬角賞鳥步道區,才覺得親近了大自然。

野柳-4.jpg 

不免俗的,一定得要和女王照相

野柳-2.jpg 

許老頭嫌這張照片失真,因為女王頭並沒有這麼巨大。

野柳-1.jpg 

排隊的人太多了,沒法跟女王相處久一點。也許,下次吧。

野柳-3.jpg 

我喜歡燭台石。

 

和東北角比起來,野柳的地質景觀富多樣性且集中。

看著2002年出版的「野柳金山步道」,才發現野柳變了。

原先在岬角入口處的遊客服務中心拆除了,高聳的林添禎紀念碑也不見了。

也好,少了人工添加物,才能欣賞到老天給的景致。

 

ningy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