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直相信荀子的人性本惡說,不過我也相信人性本有善的那一面,否則不會有惻隱之心。

以上這兩者都可以產生無數的論述,不過,討論性善性惡不是我的重點。

打從去年9月,辦公室來了一個新人以後,我的情緒就開始變的暴躁亦怒。沒辦法,我本來就不善控制自己的情緒(當然,代表機構對外的時候,得叫出我的分身,才能控制不亂吼叫,恩,講的好像自己是雙重人格一樣),加上同處一個辦公室,大家都為「team member」,彼此並無從屬關係,自然就會對許多事情感到不爽。首先,我得承認我內在那屬於「惡」的一面。這位新人,姑且稱之大小姐。恩,我們私底下真的叫他大小姐,我心情極差的時候,會直接以X人稱之,就好像哈利波特中,沒人願意直呼佛地魔的名諱一樣。大小姐在還沒來之前,跟我們team interview的時候,就直接對著我們說,「我不一定要這份工作的,我現在的工作很好,不一定要走的」,還直說了兩次。是啊,如果不要這份工作,那還來浪費我們的時間幹嘛?所以,主任問我們大家的意見時,大夥兒一致同意他可以不用來。誰知道,他竟然打電話給主任,說他超級想要這份工作。主任被他的話給打動,開始他的人審流程。到這裡,他人還沒進來,我就已經氣到要死,是怎樣,你的意思就是我們跟主任說謊囉!人審的過程當中,還發生了一連串不可思議的事情,只能說,主任是絕對的人性本善派。等到三催四請後,他終於在9月報到,從他5月interview,到正式報到,花的時間還真久。在他正式報到前,主任請他花兩天的時間來進行交接,他竟然還直說,這份工作的內容,實在太low-end了,在DXX都是替代役、國防役、工讀生做的事,當場,黃小瑜被氣到爆。是怎樣,我們沒跟你說清楚嗎?還好,黃小瑜已經離開了,不用繼續受氣。

接下來的日子才是受罪。

恩,我提到,我內在惡的那部分。我是指,他的薪水整整高出我的薪水一半多,照理說,他的工作量、成效也是要多出我的一半以上才對,畢竟,大小姐拿的是「管理師」職稱,而我們其他人只是「助理管理師」。光是職稱,就可以知道我們的經驗要比他少很多,可是(有太多的可是了),他最會的事情就是「將手上的事情交給別人做」,沒錯,以這一點來說,我的經驗真的是太少了!我還真的沒法做到咧。

他的「狀況」沒兩天兩夜,沒法說完,大部分我都選擇遺忘。當然,他趁主任在台北開會的時候,和我大吵了兩次,這種事,是很難遺忘的啦。年初一、二月的時候,手頭上的事情多到忙不完,每天晚上還得在家用功,他偏偏就是要把他手上的工作再丟給我們,我當然不是好欺負的,所以他不敢對我說啥,我是指當面,私底下,他是一直找主任檢討我的行為,切!那兩個月,每天為了幾場不確定時間地點的會議搞到焦頭爛額,趕手頭上要繳交的作業趕到天昏地暗,同時,還因為他的態度,讓我氣到幾近內傷,那兩個月,每天胃漲、不舒服,直到過年放大假回來以後才好過些。

好像還沒真正扯到「性惡」的部分。真糟糕,說到她的事,總是停不了。

過完年後,3/1踏進辦公室後,我忽然感到一陣輕鬆。

不是,大小姐並沒有自動提辭呈。而是,我們主任終於受不了她了,因為她手頭上負責的每一件事情,幾乎從沒有自己完成過,每件事都是主任在後面幫她擦屁股,幫她完成。他可以在兩分鐘之內說,阿,剛剛寄給你們的版本有誤,請以此份為準,在一天之內,寄了3到4個版本後,第二天又說,恩,裡面還是有誤。天啊,這是怎樣的辦事品質?難道就不能給我們最後的版本嗎?說她,她就說她是負責彙整,東西都是別人給她的。怎樣,不是說編過書嗎?不知道編輯是做啥的?編輯最簡單的定義就是要順稿、挑錯字!

然後,3/1日起的每一天,主任幾乎都在對她大小聲,先說,我們主任的修養算是不錯的,就算是罵我們,從來也不會用高分貝。而現在,主任都像是潑婦罵街一樣的對她大小聲。

我心裡忽然一陣輕鬆,對她的氣忽然降低了許多,勉強可以跟她好好說話。

因為,我在幸災樂禍。我對主任在幸災樂禍。誰叫主任當初要他進來,不聽我們的話!

然後,我內在「性善」的那面跑了出來,因為看到主任在struggle,主任也被她氣到血壓上升,

我竟然對著主任說,主任,我幫你。

我間接幫著我最不願意幫的人,幫她擦屁股,交作業。


延伸閱讀:黃小瑜的生氣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的生氣文 (需密碼,但是很簡單)

ningy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