布魯克林橋才走道一半就折回了,因為~因為肚子餓了。


一直很想念東村的烏克蘭菜,那是我覺得最接近台灣味的菜色。第一次吃是閱讀班的老師帶著全班去光顧,這一吃就吃上癮了。難得再到紐約玩耍,當然要帶許老頭來嚐嚐東歐菜。我最喜歡的一道是炸餃子Pierogi (choice of Seven),還有薯餅Potato Pancake、酸菜Sauerkraut 。


吃完撐著,走到Washington square享受午後的陽光。秋日假日的午後,溜狗、溜冰、跳舞、看書、閒聊‧‧‧光是靜靜的看著人群,就很享受了。


光是漫步在街上,也是體驗紐約的一種方式。


Astor Place的裝置藝術。在Ann Arber的密西根大學內,也有一個。我是在回台灣後,才知道這個cube是可以轉的。相隔四年重遊此地,就勞煩許老頭去玩玩看了。


7年前,從Washington Square Arch可以看到world trade center。現在只能等著Ground Zero新大樓完成。


2004年遇到美國總統大選,這一家強烈表達出他們的不滿~2000年在紐約遊學的時候,兩位候選人的政見發表會當場成為我們的回家功課。那年佛羅里達州選票的問題,也成為課堂上討論的教材。時間真快,明年又要選總統了。


克萊斯勒大樓,除非有況狀,不然應該都不會改變。


因為看了「明天過後」,許老頭特別要求到紐約圖書館前看看。許老頭的觀後感:這街頭怎麼那麼小?是啊,紐約曼哈頓沒幾條街是大的,電影嘛,總是有用不完的創意和特效,就別計較了。


中央車站,總是這樣來去匆匆,不論是經過了多少年。我很喜歡左邊2000年咩幫我拍的這張。會讓我聯想到村上春樹「挪威的森林」最後一幕,男主角在公共電話亭打電話給阿綠,男主角訴說了多日來的感觸,而阿綠只問了他一句「你在哪裡?」

我在哪裡,我又要去哪裡?



ningy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