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六(4/29)早上,當我還處於半夢半醒之際,忽然一個念頭閃過,就趕緊起來尋找乾糧妹。恩,沒錯,那個沒來由的感覺是對的,我已經找不著乾糧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就這樣,將近一天的時間,我們全家人沒法專心做任何事,只想著他到底跑到哪?還是躲到哪了?有沒有東西吃?渴不渴?到哪裡上廁所?會不會被欺負?

        著急、擔心了一整晚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後,她大小姐在第二天早上六點多的時候,砰的一聲跳到二樓後陽台,略帶緊張的回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是的,就好像沒發生過事情一樣。她依然懶洋洋的在家裡晃蕩。只是比平常睡的多一點,吃的多一點。降罷了~~~

ningy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