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回家的路上看著天空,見到亮得有點刺眼的月亮,忽然想起報上說,今天(2005.07.22)是今年月球最接近地球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家,立刻拿起尚留在我這兒的腳架到頂樓為號稱「今年最亮最圓的月亮」留下記錄。



看著這晚的月。
終於明白吳牛為何喘月了。

(上圖,快門:15S,光圈 2.8;下圖,快門:15S,光圈 8)
(這樣的感覺,真的好像白天與晚上,這還是第一次玩我的S50,其他時候,都沒有如此認真



(上圖,快門:15S,光圈 2.8;下圖,用PI修改:自動處理色階)



我記得,
多年以前,還是研究生的我,
在墾丁參加一年一度的冬令營(分生營),
大夥晚上不睡覺,跑到社頂公園,
就著月光,我們像極了高中參加救國團的團員,
跑著、鬧著、說著自己的理想與抱負。
當時的我,是個還沒被現實所埋沒的理想青年。

我記得,
有一晚,我倆在陽明大學山上那個廢棄的運動場
就著月光,坐在那裡,吹著夜風,看著山下川流不息的車輛、捷運。
(捷運的噪音真的很大,在沒有遮蔽物的山邊,聽的一清二楚)
我們一語不發,只是這麼坐著。

我記得,
月光下的我,似乎變得比白日來的柔和,
看著自己的月影,彷彿是看著另一個人的身影。


ps. 我在月光下待了快要20分鐘,一切都還正常,沒變成狼人,也沒發瘋。幸哉。

ps. 雖然要支持國片,但是我還是沒看「雲」跟「月光下」


ningy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