純粹抱怨文,語意非常不清,不要對號入座。

台北暮色,希望不是單位的暮色


已經在這個工作待了半年多了。這半年來,我卻一直無法對這個機構有所謂的認同感。

最近的感觸特別的深。因為承辦五年評鑑作業,真正見識到了這個機構的「文化」--安逸不負責任的做事態度。這也許只是我的偏見,但是這一個月來發生許多荒謬的事情,不得不如此的認為。

前幾天,無故的被一單位的主任罵了一頓,她還跟我說,她以前也待過我現在的單位,知道事情是怎麼辦的,我一氣之下跟她說新院長新作風,不要拿以前的做法跟我說,那是過去的事了。還想跟她說,我單位負責的事情於作業要點中是不符合的,她應該去稽該稽的事吧,不敢直接找我老闆開罵,罵我有用嗎?

看了XX室所寫的五年成果報告,我在拿他們單位5月提供給我們的歷年統計數據,恩,有出入,我該相信哪一份資料?5月提供的數據都已經拿到立法院了,這這這???打電話給他們的窗口說明後,請他們再次確認,結果是,他們單位的人一個一個打電話問我有啥事?我跟一個窗口說,就是要一個統一的說法,這個窗口竟然只是把我的問題又pass出去?那我打給窗口幹嘛?跟其中一人說明後,他說以他的數據為準,但是,幾年前的年報也都印製發行好久了,那些數據是怎樣呢?數據就是不一樣嘛,攸關機構的名譽,你說可以,我可不敢亂來。

請XX室提供全院歷年人力分析統計,恩,已經拿了6次了,數據依然有誤,就是誰在XX室,我們單位有必要一再幫他們確認嗎?XX組主任怎麼不去稽那單位呢?這個瑕疵很明顯啊~~~

還有另一個單位負責與另一機構交流合作的承辦人員,每每那機構的窗口打電話過來洽談合作事宜,承辦人員的態度都是一副高高在上,是我們屈就與他們合作的樣子,弄得那機構都搞不清楚我們到底要不要合作,最後是那位承辦人員投履歷到那機構去,當然連面試的機會都沒有囉,難道他不知道,這個世界很小,一時的做事態度會像蝴蝶效應一樣,在無形中妨礙到自己嗎?

套句台版白色巨塔的話--這是個著魔的空間,我跟前同事小瑜都有相同的看法。著魔是不至於,扭曲也太沈重了,過於安逸倒是真的。以往的日子過得太舒服了,沒有人按照院裡的作業要點做事,凡事都有例外。但是,現在政府財政吃緊,控管愈來愈嚴格,要求愈來愈高,從前可以交一份報告全是空泛的八股文,現在被打回票必須重寫,要具體、不要敷衍。這次立法院審預算,立委們的助理,將院裡高階主管的過去通通挖了出來,一個一個詢問,計畫書內容看的比我們還詳細,提的問題愈來愈尖銳。高層主管在立院接受質詢感受到了,研究單位主管也許也感受到了,可是,這裡行政業務單位的人員並不瞭解外頭的世界已經不一樣了,還是一副舊世代做事態度。我知道,家醜不可外揚。可是那是要在有認同感之下,我才會覺得是家醜。現在,我依舊很難融入到這機構的行事文化上。也許當我適應這裡的做事文化後,就是我沈淪的開始吧~~~





ningyil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